• 今天,我很郁闷-9月16日 - [就是想发泄而已……]

    2009-09-17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advenbirdy-sky-logs/46639744.html

    很难得,惠艺居然会发脾气。

    其实也没什么事。

    今天是华文学会主办的中秋晚会。

    本来是筹委一分子的我,很没出息地潜水了。

    因为考试和功课很多。

    我是个很自私的人吧。

    因为别人一样忙,却还能抽出时间。

    于是吃完晚饭后,我就和惠艺去了晚会。

    忘记了,筹委得穿正式一点。

    所以衬衣短裤的我们,最后是以参加者身份出席。

    本来志良让我们去拿华文学会的衬衣,至少装得像筹委。

    不过后来,出于不想为他添麻烦的心理下,我们还是买票入场了。

    看了看,转了转,最后还是回来了。

    个人还是不大喜欢那些分组活动。

    惠艺冲凉后,让我陪她去银行提钱。

    好吧,我承认自己是很懒,不想动。

    所以不管她怎么说,我还是耍赖不去。

    丢下一句“以后有事别找我”后,她自己去了。

    回来时,她却很生气。

    她说,我要退出华文学会。

    原来,她去换华文学会的衬衣尺寸。

    我们拿的是L,对她来说太大了。

    可是换衬衣时,那些筹委却以很忙为借口推搪她。

    不明白有什么好生气,不过个人性格不同。

    我只是说,你退出华文学会的话,不就给志良添麻烦了吗?

    毕竟他又要找个副股长了。

    她突然说,你不也是吗?

    我知道,虽然这是心知肚明的事实。

    但被人吼着说:“你给人家添麻烦”时,还是觉得呼吸不顺畅了。

    是呀,我一向如此,只会给人家添麻烦,根本派不上用场。

    运作中的脑子,突然就僵硬了。

    心口处,闷闷的,血液不通畅。

    她出门去装水的时候,顺便把我的水壶拿走了。

    因为昨天她没水了,她来喝我的水。

    我就说了,记得帮我装回。

    是因为我说话时太计较了吗?

    虽然一直在强调每次吃饭时是谁付钱,但我只是开玩笑而已。

    玩笑,开过了吗?

    她没说话,我也没说话,气氛很压抑。

    其实我,一直想好好跟他道歉。

    对不起,志良,我给你添麻烦了。

    不能为你分担工作,还丢了你的脸。

    但是每次看见他没事的样子,我又说不出口了。

    志良,真的对不起。

    惠艺还是很安静—来去匆忙,一直在跑进跑去。

    就是没说话。

    突然间,我很害怕。

    会就这样,突然间失去这位朋友吗?

    想道歉,却又拉不下脸。

    不知道该怎么道歉。

    难不成问她你还生气吗?然后就说对不起了。

    可是,她不是因为我而生气。

    但是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

    难过得想哭了。

    我该怎么做?

   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  终于,她回来的时候,我还是开口问她了。

    你生气吗?

    那时候,我其实是很想哭的。

    我这样子生气,已经算是很好了。

    不算是答案的答案。

    好吧,鼓起勇气。

    生气啊?对不起啦,不要生气啦~

    虽然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。

    然后很快的,别过头去。

    害怕继续面对不熟悉的她,自己会先哭。

    我真的,很害怕。

    她什么也没说,继续看戏去了。

    不管我怎么跟她道歉,她也没在出声。

    明天早上,她就会回家,开始为期一星期多的考前假期。

    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?

    手在发抖,脚在打颤。

    好想哭。

    好无助。

    谁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?

    大家都很忙,没有人在线。

    最需要人的时候,却没人有空帮我。

    好郁闷,好想哭。

    不想睡,怕一觉醒来,她就走了。

    连道歉的机会也不给我。

   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  慧萍的电话,是最后一根稻草。(慧萍小姐,大人有大量,打错了,抱歉~)

    我哭着把所有东西都说出来了。

    但又怎样?

    突然间,我很想见志良。

    很想亲口跟他说:对不起。

    虽然那是迟来的道歉。

    我发了简讯给他。

    他在忙,晚会的事情还没结束。

    不过他说凌晨一点时可以过来。

    忐忑不安的坐在楼梯,心里期望时间可以快点过。

    把自己缩起一堆,无声啜泣。

    看,我就是如此没用。

    不知不觉,睡过去了。

    醒来时,十二点多了。

    宿舍跟大楼之间的小门锁了。

    想了想,还是发了简讯给志良。

    抱歉,已经冷静下来了。

    明天告诉你吧!

    爬下楼梯时,突然找不着房间了。

    定神一看,然后就发现了。

    本来在二楼楼梯口的我,为了避人耳目,居然爬到四楼去了。

    真是笨蛋,在自己宿舍也会迷路。

    默默回房,惠艺已经睡了。

    每晚十一点关灯的习惯,从不改变。

    突然有点庆幸-至少,现在看不见她的脸。

    然后呢?

    我又该怎么办?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